「什麼叫杠桿」219份非標審計意見“告白”財報

網絡整理 2019-05-22

在520這個夸姣的表白日,筆者想聊一聊審計定見對年報的表白。 筆者依據數據計算發現,在發布2018年年報的3600余家企業中,被出具非規範審計定見的共有219份,這也應該達到了近年來的新峰值。其間
 
  在“5·20”這個夸姣的“表白日”,筆者想聊一聊“審計定見對年報的表白”。
  
  筆者依據數據計算發現,在發布2018年年報的3600余家企業中,被出具非規範審計定見的共有219份,這也應該達到了近年來的新峰值。其間,審計定見為“無法表達定見”的有39份,被出具“保留定見”的有81份,“帶著重事項段的無保留定見”共計及99份。而2017年非標定見算計僅123份,2016年則算計僅99份。另有計算顯示,在2012年至2015年,被出具非標審計定見的年報分別有88份、81份、85份、99份。此外,近年來“無法表達定見”的審計定見的增幅最為顯著——已經從2012年的3份添加到2018年的39份。
  
  筆者之所以重視上市公司被出具的非標審計定見的數量和添加態勢,是因為關于A股商場繼續提高上市公司質量而言,審計定見的前瞻性和指引性越來越強。筆者計算發現,2018年219家“被非標”的上市公司中,共有150家年報披露歸母淨利潤為負值,佔比為68%。
  
  此外,筆者注意到,多家上市公司近年來閱歷了“規範無保留審計定見——輕度非標定見(保留定見或帶著重事項段的無保留定見)——重度非標(無法表示定見)”的進程。也就是說,在相當多狀況下,審計工作其實已經在“體檢”中提前發現異常,並向商場釋放信號。
  
  筆者的一位出資圈的朋友也曾透露,其關于出資標的的判斷,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對企業財務報表的深度剖析,“假如精心粉飾,現場調研也或許目睹為虛,而財務報表倒是或許存在發現問題的突破口”。事實上,上市公司被出具非標定見的原因或許各不相同,但其背後往往都是類似的邏輯——部分上市公司涉嫌違規或“不妥行為”。
  
  以最近頗受重視的一同ST公司被立案查詢為例。該公司上周末布告稱,日前接到屬地證監局下發的《行政監管辦法決定書》,要求公司董事會舉行專題會議對預付賬款、應收賬款、其他應收款、訴訟、擔保等事項進行審議,闡明相關買賣是否具備商業實質、是否構成關聯買賣及關聯方資金佔用等;公司年報審計組織亦對預付賬款、應收賬款的實在性和可回收性、對應收賬款及其他應收款計提壞賬準備的合理性及對未決訴訟的估計負債金額準確性等事項存疑,出具了無法表示定見的審計報告。該案例能夠說比較典型,將或許觸發非標審計定見的多種狀況“集于一身”。
  
  筆者計算發現,“未來繼續經營能力存有不確定性”、“訴訟狀況不明”、“關聯方違規資金佔用”、“子公司失控”、“內控失效”、“資金往來實在性存疑”、“被監管部門立案查詢”等是重度非標——“無法表示定見”的審計結論的共性原因,其間大部分行為涉嫌違規;而“無法獲取滿足的審計依據”等原因則促進中介組織對審計定見有所保留,而不能確保審計組織得到滿足依據也或許是上市公司的一種“失職”或“不妥行為”。
  
  事實上,近年來,非標審計定見的“殺傷力”正在逐步增強。關于上市公司來說,被出具非標定見最大的危機在于或許觸發退市條款。上一年7月17日,烯碳退完畢了最後一個買賣日,正式摘牌,該公司成為滬深兩市榜首只因會計師事務所出具“非標”定見而被強制退市的個股。
  
  此外,筆者需要闡明的是,僅非標審計定見顯著添加這一個維度並不能斷言上市公司整體質量的下滑,盡管它確實有一定的警示效果。事實上,數據上升的背後也包含強監管辦法顯效、大數據科技水平提高以及審計組織勤勉履職等原因。關于A股商場而言,因為上述原因帶來的上市公司財務報表質量“小範圍陣痛”應該是令人欣慰的。
  
  5月11日,我國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出席我國上市公司協會2019年年會暨第二屆理事會第七次會議時也曾表示,“保薦承銷、審計評價、法律服務等中介組織要歸位盡責,切實發揮好資本商場‘看門人’效果,嚴格履行核對驗證、專業把關等法定職責,催促上市公司規範運作、實在披露。”
  
  “5·20”——愛護A股商場其實很簡單,甚至于能夠從一份簡略但扎實的審計定見開端,哪怕它是一份令人頭痛的“非標”。

以上就是小編為您帶來的“「什麼叫杠桿」219份非標審計意見“告白”財報”全部內容,更多內容敬請關注配資之家!

上一篇︰住建部1個月內兩發房價預警
下一篇︰「炒股模擬軟件」銀保監會同意中國人保近30億股
相關文章